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专家观点 > 正文
魏永存 李弢:量质齐升 前景广阔
——中欧班列发展10周年回顾总结之二
日期:2021-04-02

量质齐升 前景广阔

——中欧班列发展10周年回顾总结之二

魏永存 李弢

亚欧大陆上,古有丝绸之路商贸驼队,今有中欧班列“钢铁驼队”。3月19日,重庆团结村中心站,一列印有“十周年纪念专列”字样的中欧班列缓缓驶出站台,驶向1万多公里外的德国杜伊斯堡。10年前的3月19日,也是在重庆团结村中心站,我国第一列中欧班列“渝新欧”在此始发。10年来,中欧班列从无到有,从青涩到成熟,助力沿线国家互联互通、合作共赢,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成为全球携手抗疫的“生命通道”“命运纽带”,更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生动诠释。

中欧班列快速发展和常态化运营,在国际上积极塑造中国物流品牌,打通了“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贸易通道,成为落实“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抓手、促进“一带一路”贸易畅通的重要载体,为稳定国际供应链产业链发挥着重要作用。

量质齐升,综合效益凸显

开行数量持续增长。中欧班列自2011年开行以来,实现了快速发展。截至2020年年底,中欧班列已累计开行超过3万列,实现国内71个城市与欧洲21个国家92个城市间的业务往来,国内运行线路超过70条,开行线路和联通城市数量稳步增加。2020年,中欧班列累计开行12406列,发送113.5万标箱,同比分别增长50%、56%,首次突破“万列”大关,是2016年开行量的7.3倍;回程5424列,占总开行量的44%,双向均衡性不断改善。

班列产品逐步稳定。目前中欧班列总体形成服务于大型出口企业的“定制班列”和常态化开行的“公共班列”等稳定服务产品。其中,典型“定制班列”有成都的TCL班列、创维班列,武汉的富士康班列、大连的三星班列等。“公共班列”通过固定车次、固定时间、固定线路,提供稳定运输服务。中欧班列重箱率持续提高,重庆、成都、郑州、武汉等城市2018年去程重箱率均超过85%,回程重箱率基本超过60%;2019年去程重箱率均超过93%,回程重箱率基本超过70%。2020年,中欧班列重载运输尤其是回程重载运输实现较大改善,综合重箱率达98.4%,同比提高4.6个百分点,其中回程重箱率提升显著,同比提高9.3个百分点。中欧班列发展质量进一步提升,有力服务了新发展格局。

通道节点聚集显著。基本形成中西部经阿拉山口(霍尔果斯)口岸、华北地区经二连浩特口岸、东部地区经满洲里(绥芬河)口岸再经西伯利亚大陆桥到欧洲的三大运输通道。境内枢纽节点主要分布在中西部地区,包含成都、重庆、武汉、郑州、西安等城市。境外直达班列终点城市主要有德国汉堡、杜伊斯堡和纽伦堡,西班牙马德里,荷兰鹿特丹,波兰华沙和罗兹,俄罗斯莫斯科、托木斯克和外贝加尔等。中欧班列5大枢纽节点城市——重庆、成都、西安、郑州、乌鲁木齐,2020年的开行量皆超过1000列。其中,成渝两地2020年合计开行量接近5000列,占全国开行量的40%,同比增长近60%。2020年,经阿拉山口站进出境中欧班列达5027列,同比增长41.8%,占中欧班列开行量的40%以上;霍尔果斯口岸4652列,同比增长37%;满洲里口岸3585列,同比增长34.4%;二连浩特口岸2297列,同比增长53.7%。

服务模式和货类日益丰富。积极创新“班列+”模式,拓展“中欧班列+跨境电商”服务产品,2020年中欧班列(郑州)累计运输出口跨境电商包裹2804万单、货值6170万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34%、334%。积极延伸增值服务,如郑州、沈阳中欧班列丰富了拼箱货物运输、中转集结、冷链、供应链综合方案等服务功能,其中,2020年郑州往欧洲去程班列拼箱占比达到25%,回程班列拼箱占比达到43%以上;依托遍布欧洲、中亚和日韩等地的业务网络,通过直采、直购,拓展线上线下销售网络渠道。2020年11月25日,郑州国际陆港与银行、保险、担保机构、国际贸易商代表共同签订了河南省国际陆路运贸互济发展战略框架协议。中欧班列货物运输品类日益丰富,运输货物由开行之初的手机、电脑等IT产品逐步扩大到服装鞋帽、汽车及配件、粮食、葡萄酒、咖啡豆、木材、化工品、机械设备、纸浆等品类。在中欧班列协调委员会统筹下,中欧班列逐渐朝高质量方向发展,中欧班列品牌效应更加显现。

助力抗疫和稳定国际供应链产业链。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球航空和海运受到严重冲击,但中欧班列需求旺盛,成为国际抗疫合作“生命通道”。中欧班列以其分段运输、运载货量较大、人员接触较少等优势,成为疫情防控期间最为稳定、成本较低的运输方式,大力承接海运、空运转移货物,为稳定国际供应链产业链、助力中欧共同抗疫发挥了重要作用。2020年,中欧班列累计发送国际合作防疫物资931万件、7.6万吨,保障了产业链供应链畅通。西安、义乌、武汉等地创新开行中欧班列“防疫物资专列”,得到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和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

经济拉动效应日益显现。中欧班列联通国内71个城市与欧洲21个国家92个城市,为内陆城市提供了便利出海通道,中欧班列承担的中欧贸易适箱货比重由2010年的1.2%上升至2018年的3.7%,为中西部地区经济转型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有力促进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的经贸往来。同时,中欧班列为内陆城市深化对外交流合作,发展外向型经济提供了重要依托和支撑。重庆、成都、郑州、武汉等城市已升级为自贸试验区,在产业集聚中的吸引力大大增强。郑州依托“郑欧班列+汽车口岸”带动进口汽车组装、检测、零配件制造和销售等产业链快速集聚。成都市开发定制化班列产品,提供全程物流、供应链金融等增值服务,推动联想、戴尔、TCL、宝马、丰田、沃尔沃等万余家企业落户。

前景广阔,综合施策高质量发展

中欧班列作为海运、空运之外连接亚欧大陆的第三种国际货物运输方式,在完善国际联运体系、促进贸易畅通、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设施联通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总体看,未来中欧班列市场仍保持增长势头。

为进一步完善国际联运服务体系,加快推进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需系统发力,多措并举做好以下工作:

优化班列开行运输组织。统筹线网和通道布局,有效整合中欧、中亚国际集装箱运输班列资源。在国内,依托具有交通区位和产业优势的枢纽城市,加快建设国际班列集结点,配套完善喂给服务网络,推动沿途或相邻的班列网络平台探索集线、集拼、经停、加挂的合作模式,逐步形成直达、中转等多种形式有机结合的国际联运服务模式,提高国际班列的运行时效,促进常态化稳定开行。在货源组织上,各地应根据实际需求形成自己特色,避免同质化竞争。在境外,支持依托境外经贸合作区、工业园区、经济特区等合作园区,布局多式联运服务网络,积极建设境外转运中心、分拨中心和业务网点,实现链条式转移、集群式发展;引导企业依托自身资源和优势,加大与境外服务商的合作力度,推动组建统一的班列运营平台经营人,推动各地与国铁集团形成合力,共同协调对接境外段运输组织和运价谈判,规避部分境外铁路利用各地的竞争关系抬高运价、设置障碍。只有保证时限、运价方面的竞争力,才能实现中欧班列健康、可持续发展,也才能使各地不用为实现常态化开行而通过补贴凑货源。

逐步改变补贴方式。以政府引导、市场主导为原则,在充分发挥地方积极性的基础上,引导中欧班列运输产品属性合理回归。一是深入研究中欧班列运输产品的经济属性,优化建立与承运产品品类、集疏运距离相挂钩的行政、经济引导政策;二是优化现有以“列”为标准的中欧班列开行和组货方式,研究建立以“车”或“箱”为核心的班列开行模式,降低地方在班列开行数量方面的无序竞争。三是转换补贴思路、规范补贴机制,尊重市场规律,逐步退出粗放式运费补贴,逐步禁止直接补贴运营特别是直接按箱补贴的方式。明确中欧班列鼓励货类导向,科学制定合理补贴项目与补贴标准,规范补贴机制,动态评估、动态调整,将以运价为重点方向的补贴转为对物流短板建设的投入和支持,如加强联运转运衔接设施建设和信息化水平。

提高运输、贸易便利化水平。加快推进国际货协运单、多式联运提单物权化研究,建立统一互认的国际单证相关规则和技术标准。推进各国实现电子信息交换。推进各国海关与铁路间、各国海关之间的信息互换,实现各国海关监管互认、执法互助,合理优化中欧班列各国海关的通关手续,进一步提高中欧班列运输时效。进一步优化国际邮件、跨境电商货物作业组织、通关和换装流程,提升邮件、跨境电商货物运输时效,改善数据反馈的及时性和准确性。

解决关键节点和通道基础设施卡脖子问题。加快形成干支衔接、通行顺畅的中欧班列基础设施网络,有效保障中欧班列运行时效。一是依托现有网络格局,优化建立与运输组织相匹配的中欧班列境内节点网络体系,推动核心枢纽节点及其集疏运体系建设;二是积极探索开发中欧班列新线路,推动我国与吉尔吉斯坦、乌斯别克斯坦国际运输领域合作,研究利用现有中吉乌公路实现公铁联运组织中欧班列的可行性,研究推进中吉乌铁路建设的合作方式及实现路径;三是综合考虑政府投资、银行贷款、企业入股等多种方式,探索推动与境外在铁路线路、站场建设、运营方面的合作,助推中国标准、装备、技术服务走出去,打通中欧班列境外运输瓶颈,推动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

推动建立更高层次国内国际协调机制。进一步加大国际间、部门间合作,深化中欧班列协调机制,提升协调机构层级。一是充分发挥中欧班列运输联合工作组及专家工作组、中欧班列运输协调委员会工作机制,推动建立常态化、实操性的管理政策、运行规则、服务标准等,持续发挥协调平台作用,引导中欧班列服务质量提升;二是推动国内海关、铁路、交通、发改、商务、外交等部门间跨部门合作,建立部门间常态化的沟通协调机制,发挥各部门组合优势,解决中欧班列跨部门协调问题。三是充分发挥铁路合作组织等国际组织平台和中俄、中哈总理定期会晤机制,推进国际联运规则和标准的建设。由国铁集团统一与沿线国家铁路运输的沟通协调,促进境外运输价格进一步合理下降。加快完善国际运输双边与多边协定,加大国际便利化运输公约研究力度,强化与国际多式联运规则的对接。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技术标准、单证规则、数据交换、通关报关、资质认证、安全与应急处置等方面的务实合作。借助丝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国际金融组织贷赠款,对沿线国家铁路、口岸等基础设施进行改造升级,推动区域间交通基础设施连通,为中欧班列境外稳定运行提供支撑。

(本文发表于2021年3月25日中国交通报)

【打印】 【关闭】

规划院

规划青年

手机版